Day 30 2/6


Day 30 2/6

說什麼一覺醒來都是假的,因為昨天根本沒有熟睡。

手握著刀一整晚,除了四點半有兩個酒鬼在外小解外,倒也沒有什麼人發現我這個藏身之處。

一刻都不想在這個村莊逗留,連忙爬出這個箱子,準備收拾上路。

image001

經過數番思量後,昨天晩上阿風是沒有鎖上的,因為只要有危險,我就立即跳窗逃走。

收拾東西時是早上五點,在沒有太陽的情況下,俄羅斯真的冷得誇張。

連忙把長褲羽X穿上,由於昨晚是全副騎行服睡覺,很快便整裝好上路。穿褲的時候,才記起這個被狗咬的傷口,一向受傷也是放下不管,一晩過去,傷口好像又腫了不少。

X走前跟這個藏身之所合照一下,環境惡劣不要緊,沒有壞人就好了。

image003

之所以極討厭這個地方,除了昨晚被嚇一輪外,還因為這個地方是大下坡5公里才能到的。

換言之,今天一早就要受刑,上了一段,右邊膝蓋好像提不起來。一大早還是不要消耗太多體力,所以下車用推的。

慢慢推車的時候,回想昨夜的經歷,也真的鬆一口氣,滿街酒鬼,黑夜爛屋,也是嚇不死我的。

看,我還在前進!

image005

大概一兩個小時後走到一個停車區餐廳,想叫點熱食䁔一暖身體,可是整間餐館連食客都很冷漠地打量著我。討厭這種感覺,不在這裡吃飯又死不了人。

到旁邊商店買了一條蛋糕就在外面的長椅坐著吃。一直就在想一個其實很嚴重的問題:

1。究竟這條死人狗有沒有打疫苗?

2。我自己究竟有沒有打疫苗?

3。瘋狗症可是會致命的,搏唔搏?

最後因為Skill 發來的衛生署參考:如下

病原體

瘋狗症是一種急性由瘋狗症病毒引起的中樞神經系統傳染病,可影響哺乳類動物,例如狗、貓、狐類、蝙蝠和人類。

傳播途徑

當人類被帶病毒動物咬傷或抓傷,或傷口被舐後,動物唾液內的病毒經傷口侵入人體,沿神經直到腦部,造成腦炎。人與人之間的傳染,尚未有個案紀錄。

潛伏期

潛伏期通常是3至8個星期,也可能是幾天至數年。

病徵

瘋狗症初期的病徵並不特別,與流感病徵相似,包括疲倦、發燒或頭痛,可能持續數天,受傷部位附近可能麻痺或刺痛。數天後患者會出現焦慮、神志不清、咽喉肌肉痙攣、癱瘓、昏迷和死亡。

治理方法

當病徵出現後,瘋狗症一般會致命,醫生會對患者施以支援性治療。

看到致命一詞,我想還是到醫院打枝針較保險。

可是看過昨天村鎮的規模,要找醫院,恐怕還得到烏法去。烏法距離我約二百公里,還得兩天才到大城市,那時病毒會否已經上2呢?這個問題我不會知道,所以決定盡快去烏法看醫生。

旅途中第一次主動攔順風車,希望可以帶上我和阿風到大城市看病。

第一次問的是一個拖車的司機。

Can you take me to UFA? 我用俄語問道。

Xyz$&86588xxx一輪後,最後應該是他不去Ufa而失敗了。

第二次是一個貨車司機。

You go to Ufa? 我還沒開口,他就答道 Nye, nye, da-bye, da-bye

意思是 No, No, Go Away

好,第三次就連私家車都拉上了,司機對阿風很有興趣,也好像明白我的情況,可是要把我拉到ufa,就一直打著不行的手勢。我見這個司機有載我一程的可能,就咬著不放,最後我把身上的700盧布都拿出來了,可是他說不是錢的問題。原來他的私家車已滿客,3個大人外加2個小孩,也沒有辦法把我塞上車。

請相信我已經在這個停車區耗了一個多小時,也被接連拒絕了16次。

應該怎麼辦?靠自己了,2天跑到Ufa打針,掙兩天應該未這麼快死吧…於是就騎上阿風,盡快趕路。

不知是什麼原因,接下來騎車越來越無力,又遇上這個山坡。

連續上披7公里。

image007

其實不算什麼,昨天遇上差不多的牌子,不過是連續15km,也捱過了。

但不懂為什麼,今天這座山於我顯得更長,更斜。

基本上每爬一段就停下來休息一下,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真的出事,感覺右腳特別無力,停下來看傷口時已經都紅腫了起來。

這不都是瘋狗症的前兆嗎?眼前還是不絕的爬山,這樣的時速要兩天到達烏法,看來不睡覺也騎不到。

出門個多月,到了俄羅斯的第三天,第一次出現絕望的感覺。

我有想過哭,因為不想切斷雙腳,但於事無補,所以放棄了。

有想過找路上的司機幫助,但在山上只有車,根本不會有人在走。要司機停下來更是無可能,他們一般都是冷漠的看你一眼,然後就頭也𣎴回的開走了。

這個情況應該打電話求救。要打給誰呢?所有什麼朋友幫忙大多在莫斯科,我現在卻在一條不知名的山路上。打回香港也是2令人擔心

。所以打了電話給Troitsk 的平大哥,說能不能開車送我到烏法。平大哥知道後也很擔心我的情況,一邊找車準備開過來(至少要3小時),一邊安慰我沒事的。

「放心,平哥正找車開過來啦」

「放心,不會有事的」

「記著把電話處於開機狀態,很快會找到車來接你」

可能是我知道頭暈快不行了,所以真的感覺到這點點的支持能撐到救兵來。

睡在一條高速山路是什麼感覺呢?大概就是不斷有大貨車在旁駛過,捲起地上的沙石,而你已經太累了,什麼都不管就靠著阿風睡了起來。

一個小時後,平哥找到了我附近一個城鎮的朋友幫忙。原大哥正開車來找我,帶我到附近的醫院診治。

救兵大概確認了我的位置後,再過一小時,一輛寶馬就開到我旁邊。車上跑下來兩個中國人和一個俄羅斯司機。

女的先幫我把傷毒,噴上傷口的消毒藥水,被咬的地方立即2出毒3,然後就替我包起來。

男的就合力把阿風和其他行李都放上車,然後幾個人就擠上車,開往城鎮去。

一路開過去,女的就了解一下路上被救的這個人,及介紹一下他們住的這個城鎮。

我才知道我一直在爬的這座山脈,那河流就是俄羅斯的亞歐分界,河的一邊屬亞洲,另一邊則流向歐洲。

很不幸運的,連跑兩間醫院都關門。原來今天是星期日,醫院銀行這些都休息了。最後來到了一間診所,裏面也排了不少人等看病。

也就只好乾等,沒有辦法。

等的期間,女的就問問我咬我的狗的體型,有沒有主人等希望了解一下。大家都是中國人,當然是用普通話溝通。突然旁邊一個俄羅斯女人就吵起上來,和幫我的這個大姐你一言我一語。

原來這個俄鬼不讓我們說中文…

雖然我早知道在車里2州這裡歧視亞洲人和黑人,可我沒有想過說句話也有不許的。

要是這個女人出現在香港,或任何英語能通用的地方,我會把她罵個狗血淋頭。

不過此時還是看病重要,就不要和她一般見識了。

等了約一小時,終於到我了。

俄羅斯的診所是怎樣的呢?

進診症室時都要先把鞋子和上衣脫去,然後就到小椅子上去被了解。

整個診症過程只能用一詞形容,就是「求其」。基本上只看了傷口一眼,然後就簽了一張打針同意聲明,打了一技針就完事了..

那究竟我為什麼全身乏力?究竟有沒有被感染?

由於言語不通的關係,最後她們不耐煩的說「Moscow, Moscow, Go Moscow」。大概是要知道答案的話得去莫斯科找醫院打針。

打完針後就到一個維修車房的休息室睡覺,沒有太留意身邊的事,只想睡醒後,頭腦是清醒的。

生病的時候,真的什麼也不想理。

image009

廣告
分類:Russia

1 則迴響

  1. 你会沒事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