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7 30/5 無言感激


最後一天在Kostanay,有點不捨得離開這個溫暖的家。

如常的盡量休息,在哈薩克最後一天可以睡到自然醒。

由於Serik太好客的關係,真的有點想找藉口再待一會。

今天是簽證限期最後一天,Serik的大哥會直接把我送到邊境。

一直在準備從哈俄邊境通關的心情,俄羅斯的海關是出了名的麻煩,真不知會有什麼盤問,困難會出現。

image001

X走前也要再到商店買一大堆Kostanay出產的雪糕,爽了幾天,接下來就是旅程最危險的一個國家。

image003

基本上過了FedorovKa再半小時就到邊境Troitsk。

Troitsk是俄羅斯的城市,標在這邊只是象徵哈俄邊境而已。

image005

停好車就該去辦出境手續。先來是打招呼,Serik的大哥有朋友在口岸工作,所以打過招呼後,手續應該容易一點吧。

交出去的護照,我沒有太擔心什麼。今天是免簽證的最後一天,我一直都算著來出境,一定錯不了。

可惜等了又等,我還未得到任何出境的准許。

image007

大概過了個多小時,一個軍官拿著我的護照出來,著我走到一旁,然後對我說:「朋友,你有麻煩了,而且是大麻煩!」

原來他說所有入境外國人都必須在入境後五天內到阿拉木圖的警察局蓋一個入境章,違者可被監禁。

我說不是吧!在霍爾果斯口岸入境時從來沒有人給我講過這回事,蓋什麼章,怎麼不讓我出境了。

他問我誰在霍爾果斯跟我說的?

操!這我怎麼知道,反正你們整個口岸都沒有人懂英文,簡單確認了身分就放行了,真的一隻關於蓋章的字也沒有提過,要是你們跟我說要做這件事,我一定會去做,現在我毫不知情,這完全是你們的責任!

他想一想又覺得有道理,又走進去跟上級討論。

我還沒有著急什麼,Serik也跟我說沒事的,根本我就不知情。

接著又一小時,Serik去了解後說他們正打電話去霍爾果斯確認我入境的事宜,你就打吧,反正這樣的旅行者他們準會記得。

他們再出來的時候,就拿著那張小小的入境咭,指著背面的指示。

Xyz$&&,原來有英文,這幾行字小到差點看不見,不是太過無聊根本不會打開來看。

然後他們就說我犯了罪,要罰款,可能還要被拘留。

我問一下要多少錢:結果整整一百美元!

這不是去搶嗎?一個小小的印章要近千港元?我現在是要出境呀,你不能就蓋過印就放行嗎?

讓我氣惱的不是錢的問題,他們還不能直接在這裡交罰款,要我騎車到88公里外的指定銀行去交,然後再騎車回來。

現在是下午四點半,來回一共176公里,即使阿風會飛天,我也趕不在午夜十二點前回來,然後就等於逾期居留,又是要坐牢。

這是不可能的,我再細心閱讀那幾行小小的英文指示,如下:

Foreign visitor must register in no more than 5 days after entering the republic of Kazakhstan. People who broke the law of stay will be published according by law.

這裡的確指明了外國遊客必須在五天內報到。

好!可是在那報到呢?

Almaty?

Astana?

Immigration police?

Bank?

還是 National park?

完全連個地名,地址也沒有,你叫我去那裏蓋印?

這明明是哈薩克入境處的指示不清淅,反來怪我犯法?

我走向那個軍官(後來知道是這楝大樓的最高指揮官)

Do you speak English? 我問道

No! 他一副英語有屁用的樣子

既然答我 No ,即使明白了我的問題,這副不負責任的嘴臉,配上又罰款又坐牢,一時就火了起來。

我指著那張指示不清的入境咭,

Foreigner must register in 5 days…..

Where to register? You don’t even give me a name, an address, or instruction of what I should do.

If you said I have to go to the “immigration police" in “Almaty"

I will do it, is just a fu$king stamp.

Is your problem for giving such blurry instruction, not mine, and you have no right to punish me!

然後他說:「I don’t understand what you are saying! 」

Oh, look what language you are speaking now. Do you really don’t speak the language or your language ability is so poor that you have to pretend that you don’t?

然後我便被捉了起來,關進了一間房,也不知道搞什麼,Serik走進來激動的說

This is not china, this is not Europe, this is Kazakhstan.

You don’t shout at the people who works at the border.

They can put you in jail NOW!

玩大了,可能一心認為這樣的旅行者應該要受到特別的對待,所以竟然罵起人上來。

關員叫我起身跟他走,我心想:「要坐牢了!」

我這時已經在想,

可以把我和阿風關在一起嗎?

獄友不知好不好相處…

能偷偷的帶上iPhone 來個實況直擊嗎?

走出盤問房,看到Serik的大哥正努力的跟指揮宫在交涉,結論是當然不能通關,先去交了罰款,回來再處理。

離開關口,坐在車上,其實我也不知道當下應該怎麼辦。

是要先交罰款嗎?要是能通關那一百美元已經不成問題。

但Serik的大哥說:「 You, Don’t Pay 」,解釋不是我的錯,的確是他們的指示𣎴清楚。以後千萬不要發火罵人就是了。

然後就開始不停的打電話。

在車上坐了約一小時,他也就打了十多通的電話,最後. Serik跟我笑著說 ok, All ok 。

我不知道 ok 是什麼意思,反正好像事情解決了一樣。

推著呀風跟在Serik後面,重新走回出境大樓,本來黑面的關員竟然出來都笑臉迎人。

指示我拿著護照去排隊,然後關員就查看我的護照:「㰖,𣏞,輝」,我糾正了一下應該是 Lam Tsang Fai ,大力的蓋上出境章,終於成功通過第一關了。

雖然知道Serik的大哥是 Kazakhstan FBI ,但想不到這幾通電話如此有威力,連那罰款一百美元的事也自動解決。我懷疑最後是不是致電了給總理,才會有如此順利的通關。

Serik和大哥看到我能順利出境,都為我感到高興,可是也提醒俄羅斯就是考驗的開始,可不要掉以輕心。

我用新學會的 Spa-Si-Ba-Bon-Soil-Ya向大哥道謝,若不是他,我非但不能出境,現在應該已換上黑白囚衣等待拍照了。

再次跟他們說有機會來香港只要跟我打通電話就可以了,我會幫你們安排好一切。算上這一次,我已經不下十次請他們來香港玩了,因為在Kostanay受到的恩惠實在太多了。

image009

Kostanay這個地方其實除了是到俄羅斯前的必經之地和雪糕很好吃之外,就沒有什麼好說了。

可是我卻有再回去的想法,旅行而來,景色看過太多,所謂美景,其實一轉眼我可能已經忘了,可是朋友,當地人的熱情招待,卻一直觸動我的心。

這種感覺,大概會一直長存下去。

在哈薩克14天沒有住旅館,離開這個國家前先感激一路讓我留宿的餐廳,公車站。

俄羅斯,我來了。

跟Serik一家道別後,騎上阿風,就向俄羅斯的關卡進發。

現在處於離開了哈薩克,可是還未進入俄羅斯的狀態。

聞說俄羅斯海關是世界上最麻煩的關口,我這樣的奇人,不知光是行李檢查就要多久?

image011

先經過的是一列長長的車陣,呀風和我都應該是不用排隊的。

直接騎車開到了最前頭,這邊有個小關卡,先領一張,然後要填寫交到入境的關員手上。

移民咭分 A B Form ,A要交到入境關卡,B則要保留,待出境的時候交回,弄丟了會很麻煩。

把手上的護照交到關員的手上,他看一看我:「哈,香港!」然後就離開座位去向其他關員展示這本難得一見的護照。

看他們在翻閱護照,我猜想他們應該是在找簽證。

我就解釋一下說 Hong Kong – Russia -No Visa – 14 days

關員笑了一下,然後雙手握起來,說了一句:「哦,friends huh? 」

搞 Gag ?氣氛一下子輕鬆下來,大概這邊沒有我想像中嚴謹。

等了一下一個肩上有星的官員跟我談,我特意清楚地問了究竟入境俄羅斯後有沒有什麼登記的手續要在那裡搞的,我可不想再一次的從牢中走出來。

說了半天,關員大概也不明白我在說什麼,只是重覆:

You are good, go.

這樣就進了俄羅斯。

出關後就是一排等候到哈薩克的大貨車。

下午六點,向20公里外的Troitsk前進。

image013

在俄羅斯看到的第一景色,還算漂亮。

image015

image017

計劃因為哈薩克出境的問題而被打亂了,今天不用去想騎什麼一百公里了,到達Troitsk已經七點,該是找地方住的時候了。

到達城區有一左一右的分岔路可選,向左是聯外的路,向右則是入城的。

由於只想拉近和 Ufa 的距離,所以沒有必要進城,選了向左走。

走了一段好像都不像會有旅館,該是問一下人的時候了。

走下一個加油站,比劃了一下要睡覺,問下旅館在那呀?

其中一人見我不懂俄語,竟然用中文問我是不是中國人。

當然是啦!

當他知道我從新疆踩過來,二話不說就叫我今晚住他家吧,不用找旅館。

反正我也沒地方住,當下一口答應。

招待我的是三個在俄羅斯車房工作的東北人。

平大哥是站我旁邊的那一個,說俄語根本就像一個當地人。

一到車場就不停的把我介紹給其他人,大家知道我接下來還要到歐洲,都是雙眼發亮的和我合照。

後面一個是車房老大,知道我要到莫斯科,就說明天可以出一部車把我拉到 Moscow ,很吸引,兩天就能到了。

但這樣就沒有意思了,連忘謝過他的好意,兩個星期後我也能到。

image019

因為平大哥他們還沒下班,所以我就在辦工室等他們。

等待的時候這個俄羅斯人就猛拿著我的相機左拍右拍。

image021

合照前還要特意照鏡整理頭髮,這第一次接觸的俄羅斯人都很友善,會不會是現實總不如傳聞中的可怕呢?

image023

平大哥說晚上給我弄點中國菜,的確很久沒有吃過白飯,真的很餓呀。

回家前先到超市買點菜,回家後就是一頓東北菜。有涼拌醬菜,大盤雞和白米飯。當然我是吃到清盤了。

image025

平大哥,老孫,和小平來了俄羅斯已經有六,七年,並不是一開始就到Troitsk的,一直在俄羅斯不同城市走來走去。大概一年回家一次。

為何?不就是為了家庭。

我問他們什麼時候回家,大家都不太答得出來。

平大哥感觸的說,老了吧,老了總要回國。

每個人都總有一個根。每每總是我們出來了,才體驗到想回家的感覺。

吃飯少不了酒,喝光了兩大枝後加上2勞,就自覺到床上報到。

不用存有戒心,都是自己人。

沒有住旅館卻得到意想不到的經驗,這就是旅行!

廣告
分類:Russia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